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雷卡】所谓自由 零-下

军校,ABO,机甲
雷卡表兄弟
私设如山
前篇结束
cp洁癖勿进
长篇预警
缘更

CATALOGUE


★★★

有些东西是不应该存在的。

卡米尔翻开手中的书,第一页便是这句话,此时他偷偷蒙在被子中翻母亲留给他的东西之一。

一本笔记?不,硬要说笔记也不太对。

第二句话是:若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存在于世,那便一定有它存在的意义。

有些难懂的话。卡米尔有些苦恼的揉了揉脸,合上了笔记,毕竟只有五岁,即使能够磕磕绊绊的认字,却也很难理解笔记上的内容。

“卡米尔~”

“?”卡米尔疑惑的抬起头,床头刚刚被他放在箱子里的笔记本反着淡淡的金光,一个母亲的小型投影在上面漂浮着。

“m……ma……妈妈?”卡米尔有些艰难的发出了声音。

“卡米尔睡不着吗?妈妈唱歌给你听好吗?”泛着金光的投影自顾自的旋转起来,伴着有些飘渺的歌声……

“……”虚幻的,不存在的东西,却是唯一的慰藉。我……是不是再一次被抛下了呢?



那天,雷王星的小公主留给儿子一个小箱子然后就离开了,和来的时候一样,出了雷王宫的大门就消失了。

雷皇想暗搓搓的派人跟踪一下都没能有机会。

卡米尔一路哭着追到王宫的门口,最后蹲在大门前委屈的缩成球被雷狮捡了回去 。

第二天卡米尔就发起了高烧,昏迷了半个月。

而流言蜚语,像毒蛇一般,不知从哪个角落钻出来,愈发猖狂,愈发恶毒。

“卡米尔~我来看你了!”雷狮推开病房的门,只见里面几个护士正围着病床一筹莫展。

“你们在干什么?卡米尔呢?”

“啊,雷狮殿下。”护士有些为难的看了看病床。

雷狮向病床上看去,一个……大包子?“卡米尔在这里面?”

“是的,雷狮殿下。”

“你们都下去吧,我要和我弟弟单独呆在一起。”雷狮觉得卡米尔可能是不想看到这些人,便吩咐他们下去了。

“可是,雷狮殿下……”

“我说了,出去!”雷狮有些不爽的皱眉。

“卡米尔,出来吧。”雷狮放柔了声音,怕吓到自己那个像兔子一样的小表弟 。

然后他看到被子似乎动了几下,然后没了动静……

又来?

捂那么严实也不怕把自己闷死?

雷狮上去猛地掀被子,卡米尔在里面缩成一团的样子就这样呈现在了他面前。

小孩一副受惊的样子,眼睛水汪汪的,大概是之前哭过,眼睛还有点红红的。此时穿着略大的病号服,露出了一边白嫩的肩膀。

妈耶,小姑姑给的礼物真是太棒了,好想咬一口。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雷皇大人此时头疼的看着病房内俩小孩,一个还在哭,肩膀上有个明显的牙印子,从牙齿大小来看,都不用怀疑的,一定是自己小儿子干的……

混蛋小子啥时候学会吃人了……

另一个此时竟然有些无措的,嗯,有些强硬的给哭着的擦脸。

“别哭了,听到没!我没打算吃你!别哭了啊喂!……”

那天雷王星的小公主匆匆来去,知情人极少。为了维护妹妹的名声,雷皇便以自己的私生子的名义公布了卡米尔的存在。

雷鸣,这是他的新名字。

★★★★

“叫大哥!叫大哥就给你。”雷狮得意洋洋的举着一块蛋糕,诱导着他的幼弟开口说话。

收到礼物的第一个月,虽然和卡米尔稍微熟悉了一些,但卡米尔始终没有开口和他说过一句话。威逼利诱都用了,这看着软萌的小家伙倒是犟的很,一直没有开口说话过。

雷皇请来的心理医生也有些束手无策……

孩子的父亲是谁,之前住在哪里,经历过什么,今年多大……很多很多想知道的事情都无法知晓。

卡米尔仰头看着雷狮,抿了抿唇,似乎还是不打算开口,海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一脸渴望的看着雷狮。

果不其然,雷狮很快就败下阵来,“算了,这次就给你了,下次,下次一定让你开口叫大哥才会给你!”

“叫大哥!不然就不给你!”

“叫大哥~”

“乖,这样是没有用的!我不会再心软的!”

“叫大哥!!!!”

“好了好了,给你就是了,别哭别哭!”

“卧槽你小子骗我!”

然而卡米尔开口却也没让他等太久。

雷狮给卡米尔喂食完正准备回自己房间洗漱入睡,走出门一段路后发现自己的某个东西落在了卡米尔那里,便往回走。

几道漆黑的影子飞快的掠过。

不知什么目的也不知什么人,或许都不是人的东西把他的卡米尔装进了一个袋子里准备掳走。

“放开他!”

一个八岁的孩子能做什么?被撂倒后,雷狮飞快的拉响警报,王宫戒严。

很快,那些影子被困在了某处,然后被撕裂消灭。光照过来的时候什么也不剩。

“卡米尔!”雷狮解开袋子,他的礼物在里面眼泪汪汪的抬起头,眼中全是惊惧。

“可恶,那些到底是什么人!”雷王星的三殿下有些痛恨自己的弱小无力。“卡米尔,不要怕,哥哥在这里。”

雷狮挡开那些想接过卡米尔的手,“走吧,到我屋里睡。”

脚步停顿了一下,那个小小的孩子拉着他的衣角,声音细的仿佛呼出的气就能吹散。

“da……大哥……”






大哥,我将为你献上我这一生的忠诚。

评论(5)
热度(53)

© TEN_辰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