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雷卡】溺水的弱者〖AUTO47〗

〖诸事皆有前因〗

〖发生在卡米尔去岛上之前的事〗

〖歌名:溺水的弱者,又名:淹死的弱逼〗

〖年龄操作,真骨科操作〗

CATALOGUE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溺于空气,窒息感伴着旧事物出现,提醒着自己的无能为力,提醒着自己的弱小,提醒着自己无法挽回的过去。

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个弟弟,是在母亲的窗台下。

雷狮藏在那里的蔷薇花丛中,躲开四处寻找他的仆人,想在华丽的鸟笼中得到一片自由。

“碰!”王妃的房间内突然传出巨大的声响。

雷狮吓了一跳,刚准备探头看个究竟,里面咬牙切齿的说话声就传了出来。

伴随着的还有各种器物的摔打声。

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母亲,雷狮有些兴奋。

他那无论对着谁都能笑的一脸温文尔雅的母妃,此刻颤抖的声音中带着怒火。

“呵,我猜的果然不错,爱丽丝那个贱人!”

“亏她能瞒那么久,没想到孩子都那么大了啊!?”

“从小到大什么都和我抢,之前的角色也是,现在连男人都和我抢了吗?”

“你以为我没办法了吗?”

“爱丽丝……我会毁了你的一切!”

雷狮听脚步声走远了之后才从蔷薇花丛中爬出来,一双紫色的眸子亮晶晶的,完全没被自己母亲刚才的反常吓到。

太有趣了不是吗?这无聊的皇宫里竟然会发生这么有趣的事情,这简直太棒了!

母亲口中的爱丽丝这个人,他知道他知道!是那个经常出现在屏幕上的女人,曾经似乎受邀参加过皇家晚会。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了个弟弟!

风穿过壁画装饰的回廊,穿过亮晶晶的塔尖,穿过蔷薇花盛开的花园,穿过人群议论的嗡嗡声,那个怯弱的小孩抓着女人的衣摆,抽噎着擦着眼泪。

雷狮从蔷薇花丛中跳出来吓了他一跳。

那双眼睛看过来的时候,雷狮觉得时间突然放慢了,像被什么人按下了慢镜头的缓冲键一样。

这是最好的相遇了。

“你叫什么名字?”

突然冲出来的三殿下,完全没注意到一边的母亲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

那个孩子抓着那位女演员的裙摆,往后躲了躲,没出声。

“雷狮,他是你弟弟,雷鸣。”

主座上的祖父略带慈祥的说,然后各异的目光从四面八方向那对母子射去。

所有人都带着面具。

卡米尔,那时候还是雷鸣,抱着一本书躲在花园里的花丛中。

各种各样的,用来掩盖真实的自己的面具。

卡米尔很少见过那么多的人,原本他住在母亲的公寓里,很少看到其他人,也很少被人看到。

有一天,不知怎么的,突然间他和母亲逛商场的新闻就铺天盖地的蔓延开来。

门外会传来陌生人的敲门声,母亲把他关在家里,不让任何人见到。

直到……父亲找来了。

“呵!你在这里啊!”一个人从天而降,语气张扬,是那个三皇子。“害得我好找!”

“三皇子殿下……”卡米尔有些拘谨的说,“不知您找我有什……”

“停!”雷狮突然就不高兴了。

卡米尔吓得一缩,抱紧了书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雷狮皱眉,“这个称呼怎么回事?你不是我弟弟吗?你应该叫我三……诶,不对!你应该叫我大哥!”雷狮叉腰,得意洋洋的忽悠刚来的幼弟。

“……”卡米尔抿着唇,没出声。

【“大哥?”高傲的大皇子一把挥开卡米尔,“见不得人的私生子,谁是你大哥!”】

“嗯?”雷狮看着面前的小孩,不太高兴的皱了皱眉,捏着自己的下巴微微思考了一下。

“那这样吧!你叫我大哥,我请你吃小蛋糕怎么样?”雷狮上前一步似乎想拍拍他的肩,谁知卡米尔吓得连退三步。

“……#”很明显的被讨厌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讨厌了,但这还不生气他就不是混世魔王三皇子了。

雷狮领着脸明显肿着的卡米尔走进餐厅的时候,所有仆人都愣住了。

那个储君殿下的私生子,脸颊上,一边一个红红的指头印子,从大小来看……

无疑是此刻威胁着厨师把所有好吃的蛋糕全部弄上来的三殿下干的……

啊……眼眶还红着呢……

心软的女仆似乎想拿块毛巾给卡米尔敷一敷,但被雷狮瞪了回去。

“喂!疼吗?”雷狮撑着下巴,看着坐在旁边的卡米尔。

两人隔了三个座位。

对方摇摇头,但丝毫没有靠近的意思。

“那,下次还躲吗?”雷狮从椅子上跳下来,往卡米尔那边走了一步。

卡米尔下意识一缩,似乎想了想,最终没有挪动位置。

“还躲吗?”雷狮这次直接走到了卡米尔旁边,低头看这个比自己小了五岁的弟弟。

卡米尔摇摇头。

“哼!这才对,我又不会吃了你!”雷狮坐上旁边的座椅,“叫我大哥,以后我罩着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卡米尔?”雷狮推开门,看到少年靠在床头,安安静静的在看书,身上的衬衣敞开着,可以看到精致的胸膛,还有腰上裹着的一层厚厚的纱布。“好些了吗?”

“大哥!”卡米尔放下书,任由雷狮揉了揉他的头发,“我没事。”

他的弟弟替他挡了一刀,明明说好了是他保护他的。



母妃看不惯雷鸣,想除掉他。

雷狮站在庭院的廊道下,暴雨侵盆而至。

王宫那些高高的尖塔,在黑夜中,在暴雨中,在电闪雷鸣中……摇摇欲坠。

“王妃殿下……”自小跟着王妃的仆人有些欲言又止,“三殿下他……”

“不用担心的。雷狮只是一时兴起而已,而且很快,他就有新的弟弟了~”王妃拿起一件小衣服,比了比,“阿黛尔,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

“王妃殿下……”女仆有些忧虑的望了望窗外,雷狮已经不在那里了。

“只是一个私生子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呢?”王妃垂下头摸着自己的肚子,轻声说。

隔着水面,可以看到那个孩子安安静静的躺在水底,光影斑驳浮动,却没能唤醒他。

加害者倒在一旁的地上痛苦的呻吟。

雷狮伸出手,探进水面,捏了捏卡米尔的脸颊。

软的……

冷的……

王妃残害私生子的消息似乎一夜间传遍了全国,凶手被下狱,王妃在国民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

影后爱丽丝成了被欺骗感情还失去了儿子的可怜人。

雷鸣的葬礼上,雷狮一言不发的站在墓碑前,爱丽丝从旁边走过,有意无意的拍了拍雷狮的肩膀。

“这些日子,谢谢你保护他了。”

“……”

“或许是我错了,但这大概是〖雷鸣〗最好的结局了吧。”

雷狮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瞪着这个自说自话的女人。

“我的小凤凰已经离开了鸟笼,浴火重生。你何时能够飞出来呢?”



雷狮有些不敢置信的移开手,少年的腰上一个小小的疤痕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此时少年身上青青紫紫的,他的下身还在少年的身体里。

脑袋仿佛遭受重击,雷狮开始剧烈的喘息起来,明明在空气中却感觉到了窒息……

这是最坏的重逢了……

评论(7)
热度(36)

© TEN_辰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