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雷卡】所谓自由 叁

〖又困又冷,妈蛋冷死了〗
〖机甲,ABO,军校〗
〖我好困啊〗
〖ooc了〗
〖真的是雷卡only〗
〖长篇,慢热〗
〖明天还有一更〗
 @蒴籽 

CATALOGUE

真是令人意外呀,卡米尔~

简单粗暴的跟雷皇打了个招呼,人找到了,不用抓了,人我带走了!

也不管他爹有没有被气死,雷狮就带着卡米尔回了凹凸星球。

学校此时还没开学,但宿舍还是对学生开放的,帕洛斯进门后就走了另一边的楼梯,临走前眯着眼朝卡米尔笑了笑。

然后消失在空旷的楼道中。

酒的味道还有一点点的烟味……

卡米尔坐在雷狮和佩利的宿舍的客厅里,有些无语的看着一团乱的宿舍,大哥他们到底是怎么干干净净的走出门的……

而那个叫帕洛斯的,似乎比他们两个都小一届,住在下面的楼层。

“帕洛斯……”很遥远的记忆中,似乎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漆黑的宇宙背后?和母亲父亲还在一起的时候,有双眼睛黑色的眼白万花镜一般的眼睛,总是不怀好意的眯眼笑着……

“卡米尔!”

瞬间清醒过来的卡米尔抬头,雷狮正有些担心的看着他,“大哥……”

“没事吧?”雷狮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卡米尔,皱眉。“发生什么事了?”

“大哥……我好像想起了以前的事……但又不是特别清晰……”卡米尔抓住雷狮衣服的下摆,垂下眼眸将头靠了上去。“大哥……”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雷狮摘掉卡米尔的帽子,手指插进松软的发丝间淹没不见,一如眼中掩饰的不可说的感情……

“卡米尔,我和佩利他们一会儿要出去继续完成剩下的任务,你一个人呆在这里没问题吧?”雷狮揉乱卡米尔的头发,“他们进不来这里的。这次的任务有些危险,你这个状态我可不敢冒险。”

“……”卡米尔抓着雷狮衣服的手瞬间攥紧,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松开来,“我知道了……大哥……”

有些事情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他还是大哥的累赘,继续跟着只会拖慢大哥的脚步……

真不甘心……

送走了雷狮等人的卡米尔迅速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开始解决自己的事情。

找到安迷修的宿舍并不难,更何况安迷修本来在凹凸军校就是名人,星网论坛上搜一搜,再加上此时回校人数本来就少,卡米尔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安迷修的宿舍。

“……”安迷修回到宿舍的时候,看着坐在自己宿舍里的人时,有些后怕的摸了摸后脑勺。

“所以,你还是想知道关于这本书的来历?”安迷修有些无奈的看着对面吃着蛋糕的小家伙。

卡米尔面上倒是没什么表情,但周围洋溢着一种愉悦的气息……

听到安迷修的话,他点点头。擦擦嘴才开始说话,“还有星月馆,请告诉我这个地方在哪里。”

“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会知道?”安迷修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虽然看着可爱,但不愧是恶党的弟弟。

“这自然是有一些原因的,星网虽说不是万能的,但终归还是有点用处的。”卡米尔晃了晃手中的本子,“而且,这本书,虽说是我母亲的日记本,但也不止是一本日记……”

“我觉得你母亲并不希望你去找她,既然她拼尽全力把你送出来了。”安迷修眼神突然认真起来,望着桌子对面的卡米尔。

“我有权利知道真相。也许您在那里了无牵挂……”卡米尔将本子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面前的桌上,“但我并不是,我想知道他们是生是死。”

“……”安迷修沉默许久,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茶叶飘起沉没翻滚。

“我知道了……”

“哟,稀客呀~”

很随意的一间小店铺,外面的牌子是就画了个粉色的月亮带着几颗星星,看外面的装饰如果不注意的话会直接当成女孩子们的小店掠过去。

“凯莉小姐,好久不见。”安迷修向那个坐在月亮形沙发上的女孩打了声招呼。

“是挺久不见了,谁知道大名鼎鼎的双剑安迷修会不声不响的就休学一年呢?”凯莉从沙发上站起来,指尖点了点自己的下巴,“让我来猜猜看,发生什么事情了呢?该不会是你的机甲出问题了?”

“凯莉小姐消息还是那么灵通。”安迷修笑了笑,侧身让出身后的卡米尔,“介绍一下,这是……”

“你的小男朋友?真可爱~”凯莉接话。

“……”原来你是这种人吗?卡米尔看安迷修的眼神瞬间就不对了。

“……”能不能别拿我开玩笑了,我还没有女朋友呢……安迷修瞪了凯莉一眼,继续说道,“这位是雷狮的弟弟卡米尔……”

“什么呀?你和雷狮都已经见家长了吗?”

“……”卡米尔瞬间眼刀子飞起来。

“请不要开玩笑了,凯莉小姐。”安迷修皱眉,“这次来是因为这个孩子,想知道关于那个地方的事情。”

“我知道啊,从他一开始进来我就知道了。”凯莉一脸的没玩够,不爽的坐了回去,别过头,“真是开不起玩笑,不好玩。”

安迷修有些无奈的挠了挠脑袋,似乎拿凯莉很没办法。

“这位凯莉小姐?”卡米尔开口,“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哼,闻着你身上那种味道还能不知道?那种药只有那里有,来打听那种地方除了从那里出来的,就是想进去的。”凯莉点了点身后的书柜,“想必你也有印着那种花纹的书吧。这里的都是。”

“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同等价值的代价,你来这里想知道什么呢?”

卡米尔看着凯莉身后,灯光下,各种各样的书上面都是烫金的花纹。

就像是可在纪念碑上的名册一般,卡米尔嗅到了一丝沉重的味道。

“你是不是从小在吃一种特殊的药?每三个月一次,一次一粒的那种?”

“这就对了,那种药,只有那个地方才有。目的是把人类拉回正轨。”

“性别分化是神明对人类的惩罚。”

“这种药要一直吃到十八岁才能抹去性别,回归两性人类。”

“看来你大概会是个omega把。最弱的omega。”

“这种药前期是不会影响alpha和beta的。”

“不甘心吗?那就小心一点,好好吃药。”

“那么这次的‘代价’,交给我吧~”

评论(6)
热度(38)

© TEN_辰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