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时间是真的,没精神也是真的

【雷卡】你要学会独立〖■■■■□〗

〖请先看前文,不打预警了〗

〖100fo点文〗

〖呃……算了,不说话了,努力产粮,最近真是累成狗〗
@月卡卡卡卡 

CATALOGUE

■□□□□

■■□□□

■■■□□

 

“哟!”雷狮握住正对着他的脸打来的一拳,冲击力和重量仿佛不是一个被注射了致幻剂的精灵。

不错,有些骨气。

看台下传来喧哗声,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还有些窃窃私语。

最直白的目光来自侏儒族那一边,那位所长不甘心的目光紧紧黏在卡米尔身上。

凌冽的风声,雷狮堪堪挡住这一脚,手臂被震的有些疼,目光扫过少年刚刚呆的地方,精铁制做的笼子底部微微下陷,那些用于束缚的铁链也不知被什么压断。

看来这小家伙有着和那位叔父一样的能力。

雷狮居高临下的看着卡米尔,后者因为体力透支摔在地上,有些狼狈的喘着气。

看来不记得他了啊,雷狮有些不爽的眯起眼睛。听着台下越来越大的嘈杂声,低声念了一句龙语咒语。

“asika saiten……”

小电弧率先出现,击晕了卡米尔。

紧接着大电弧出现,拍卖场内所有的灯尽数被击碎。

“啊啊啊——”

“发生什么事了!!!”

“快启用备用能源!!!”

黑暗中,雷狮一把扛起卡米尔,顺着黑暗精灵的指引出了会场。

佩利和帕洛斯已经在港口等着了,月光下的羚角号挂上了黑色的旗帜。

“不是说好放松一下的吗?”帕洛斯眯着眼睛,有些戏谑的看着雷狮扛着的卡米尔。“难得我骗来了那张入场券。”

“诶,老大,我们有一亿金币吗?”佩利后知后觉的问。

“有自然是有。”帕洛斯笑眯眯的回答,“但,你见过哪个海盗团去拍卖场用钱买东西了?”

自然是用抢的。






卡米尔啊,他是见过的。

帕洛斯躺在羚角号的甲板上,月光从帆布的间隙间洒落下来,黑暗精灵原本惨白的皮肤此时像精致的瓷器一般,毫无生气。

他也不能忘记,他是为何而堕落的。

佩利站在高高的桅杆上,向远处张望着。海港那边灯影幢幢,似乎有无数的人举着火把在搜寻着什么。

龙血的味道从甲板的缝隙间渗透出来,又被羚角号周围结界挡了回来。

帕洛斯站起身,走到船头,深吸一口气,准备面对狂奔而来的庞然大物。

真了不起,短短几十年间,已经成为了一个半神。

是为了解开龙族的那个时间封印吗?

几十年前的黑暗峡谷,魔族地界的边缘,那个精灵法神带着一只小龙从天而降,只是扫了他一眼就往前走。

那时他刚刚堕落为黑暗精灵,对一切发光物都有一种恐惧感。

而那位精灵的光芒几乎让他无处遁形。

然后就是血脉封印。

在在场所有精灵惊异的目光下,那只龙族幼崽变成了一只带着耳鳍的精灵幼崽。

“帕洛斯?”带着威压的声音像雷鸣一般在脑中炸开。

佩利有些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结界内的精灵法神,愣了一秒后,从桅杆上一跃而下,一拳打向这位不速之客。

“咻”一枚光箭划破空气,佩利被钉在了桅杆上,光编成的锁链禁锢住了他的行动。

解决掉碍事者,那名精灵看也不看帕洛斯便向船舱走去。

“***大人!”帕洛斯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唤不出那人的名字。

那位精灵似乎散发着刺眼的光芒,连空中皎洁的月亮都变得黯淡无光。

“背叛者不配呼唤我的名字。”这人和当年所差无几,似乎还更加傲慢狂妄。

短暂的停顿后,帕洛斯硬着头皮继续说,若是为了海盗团,他的确不用如此拼命,但他还有些其他目的。

“您已经是个半神了,我相信您也更加接近这个世界的真相。”那股威压压的帕洛斯几乎站不住,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他继续说,“那么,即使他是您的儿子,您此刻会不会管得太多了一些呢?”

“哦?”那只精灵似笑非笑的转过身,眼中寒光乍起,“所以我就该让他变回龙族,被捉回龙岛,继续不死不活的活着?”

“那您觉得他在精灵族就是活着吗?”帕洛斯嘲讽的笑笑,“精灵族是什么样的,我想您比我更清楚。”

“……”那位精灵似乎愣住了。

“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几万年来,凹凸大陆上只有他一个混血?”帕洛斯见状继续说。

不知是神有意为之,还是这个世界本该如此,七个种族之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禁止通婚。

而古往今来,那些偷偷在一起的异族伴侣,却是无法繁育子嗣。

按侏儒族研究所的说法是:基因密码对不上。

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

所以那些侏儒族才会对卡米尔如此的狂热。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那只精灵法神似乎被劝动了,抱着手臂示意帕洛斯继续说下去。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如让他自己选择自己的路?”帕洛斯暗自松了口气,“而且,身为您和那位的儿子,应该不会有多鶸才对。”

“铛”一柄反射着寒光的宝剑插在了帕洛斯脑袋旁,速度快到帕洛斯被削下来一缕头发才发现那位精灵已经近在眼前。

“你觉得我会信一个骗徒的话?”那位精灵逼近帕洛斯。

“决定权在您,我只是把事实摆在您眼前而已。”

“……”

船舱里传来微弱的喘息声,那位精灵分辨出后,僵硬了一下。

她的儿子,明知道她在外面,却没有向她求救。小小的反思了一下,似乎自己在他的成长中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真的该放手让他走自己的路吗?

把佩利钉在桅杆上的光箭慢慢消散,帕洛斯一直紧绷着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

走上去查看了佩利的伤势,虽说避开了要害,但被光灼伤的伤口,怕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还好是兽族的,若是和他一样是黑暗精灵,怕是一会儿就被侵蚀殆尽了。

那位啊……还是太仁慈了。

不然也不会被他忽悠了。

帕洛斯站在阴影中望着天空中皎洁的月亮。

也是万幸。








“唔……”卡米尔觉得自己仿佛在熔浆之中被炙烤着一般,嘴里全是血腥味儿,刚刚被人灌下去的不明液体在他体内沸腾。

一种久违的感觉从缝隙中慢慢飘了出来,越来越多,慢慢的填充满整个空间。

那些温热的触感与冰冷的心脏慢慢融合,仿佛它们本就是一体。

雷狮皱眉看着在他面前缩成一团的卡米尔,手上的伤口慢慢愈合。

“雷鸣!雷鸣!”他伸手拍拍卡米尔通红的脸颊,想唤醒他,“清醒一点!”

难道不对吗?还是操作步骤错了?

斗篷和围巾早就散落于地,卡米尔有些难过的扯着自己的衣服。常年低体温的精灵,在自身所产生的高温中有些无所适从。

龙岛上有一处壁画,记载着大陆的起源,龙族的起源,以及……所谓的神的降临。

龙血可以破除一切封印,因为龙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神……什么都不是。

雷狮想了想,割开刚刚愈合的伤口,向卡米尔嘴里又灌了些血下去。

龙血可以破除一切封印,那么用来封印龙之血脉的又是什么呢?

越是接近神就越能接近这个世界的真相。

卡米尔体内被雷狮的血勾起的血脉共鸣从内而外开始破坏封印契约。

将卡米尔搂入怀中,雷狮吻住了怀中神志不清的少年。

亲吻,爱抚,交合。

在龙族看来是繁育子嗣的一种方式,也是一种很好的疗伤方式。

“雷狮大哥……”

“安莉洁,你别担心嘛!”金有些勉强的安慰着面前眼泪又快要停不下来了的精灵,格瑞在一旁假装看风景,并不打算来帮忙劝慰。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吉人自有天相?嗯,就是这句!”金拍拍安莉洁的肩,“他一定会没事的!”

“我可不懂你们在担心什么。”凯莉突然插嘴道,“你的那位朋友,他是个精灵与龙族的混血……不是吗?”

“嗯?”安莉洁一时被问的忘了哭泣,疑惑的看向这位魔族大小姐。

“那位雷狮船长也是个龙族啊,没准他们认识呢?”

“哦……”安莉洁和金一起半信半疑的点点头。

“……”格瑞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那货也是个臭名昭著的海盗好吗?

“不过,既然你这么想找到他的话,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帮帮你好了!”凯莉扯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其他四人都莫名缩了缩脖子。

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点碎碎念〗
好难过啊,翻了三次车还是没发出来。
虽然是给基友的生贺直接发给他看了,但是我还是好难过啊,感觉要被查水表了。゜゜(´□`。)°゜。
最近真是忙到炸,累死……
耳机还坏了。゜゜(´□`。)°゜。又要肝耳机……
我要学习一下大佬们是怎么开车的……
虽然我发誓再也不开车了……
这篇文终于快到最后一章了,感觉要烂尾。
这章其实还没写完,大概会补……

评论
热度(56)

© TEN_辰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