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时间是真的,没精神也是真的

【安卡/雷卡】哥哥的朋友◆◇◇◇◇

18卡米尔生贺

◆雷卡安大三角
◆一个雷狮把自家白菜养大,忍着没拱被别人拱了的故事
◆不知道会不会写后续,如果没有一发完结可能就缘更了
◆有凹卡成分,比如雷卡呀……帕卡微量,佩卡微量……
◆1v1结局

人为什么会做梦呢?那些美好的过去,丑陋的现实为什么都会出现在梦里?若是睡过去后是一片空白的世界就好了……

卡米尔睡的很不安稳,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打闹的声音,大哥回来了吗?

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身,卡米尔看着昏暗的室内有些恍惚,客厅的灯光从门缝里渗透进来,安静灰暗的卧室似乎也沾染上了一点喧嚣的颜色。

慢慢从床上下来,卡米尔挨着门听了一会儿,似乎是大哥的那几个朋友又来撸串喝酒了,隐约有些陌生的声音,这么想着卡米尔打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内几个人围着茶几席地而坐,除了平日里的那几个还有一个陌生的面孔。

“哟~卡米尔~”最先发现他的是帕洛斯,那个笑眯眯的人,怎么看都没安什么好心,“什么时候来的?怎么在门口没见到你的鞋?”

“洗了……”卡米尔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帕洛斯,一边从冰箱里找到了专属他的小蛋糕。

想要去雷狮身边坐着,却没躲过佩利想要捉他的手。

雷狮有些不爽的瞟了眼索性就窝在佩利身前吃起小蛋糕的卡米尔,又继续喝起了自己的啤酒。

说实话,安迷修是真不知道雷狮还有个弟弟,他和雷狮虽是大学的室友,但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太好。这次也是为了某些事情来雷狮在校外的公寓里商讨。

他也疑惑过,回来前雷狮特地去买的小蛋糕是给谁的,新交的女友?可那家伙对女士从来都没有上心过……

帕洛斯进门的时候倒是四处看了看,然后调侃雷狮,“老大,看来今天你的蛋糕要浪费咯,卡米尔不在呢~”

坐下来的因为好奇就问了句,卡米尔是谁?得到的答案是雷狮的堂弟,原本以为是和雷狮一样的一个熊孩子……

直到那个少年打开卧室的门……那双眼睛扫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摒住了呼吸。等少年转身去找小蛋糕的时候才放松下来,偷偷的注意着这个小少年。

他似乎在雷狮家里洗漱过,头发是吹干过的松松软软,身上穿着不合身的宽大短袖,似乎因为睡觉姿势的原因,领子扯到一边,露出了小半白皙的肩头。短袖一直遮到大腿中部,也不知道下面穿没穿,两条白皙的大腿在几人眼前晃着。

可能是安迷修的目光太过明显,坐在对面的雷狮瞪了他一眼。

别打我弟主意!

安迷修好脾气的笑笑,无辜的耸耸肩。

好奇罢了,谁知道你还有个弟弟。

雷狮瞬间黑了脸,想着以后还要和这家伙合作,忍下了把这家伙扔出去的冲动。

卡米尔被佩利捞在了自己身前,便乖乖窝在那里吃蛋糕,安迷修的位置刚好在旁边,少年因为动作而露出的地方都可以看到,比如腿上的几处淤青,明显不太合身的内裤,哦,还印着小星星图案,因为有些瘦削而显得异常明显的锁骨。

似乎感觉到了安迷修的视线,卡米尔偏过头看了看这个陌生的哥哥,似乎带着一点不爽的情绪审视了一番安迷修,发现对方似乎没有恶意后又继续吃他的小蛋糕去了。

少年似乎异常安静,小小一只被佩利圈在怀里几乎不怎么出声,安静的听着几人讲话,只在佩利勒痛他的时候回赠一个肘击,还有就是在雷狮喝多了时表示一下不满。

虽然和几人谈着合作的事情,安迷修几乎全程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那么,之后酒吧的事情就拜托了,安迷修先生。”帕洛斯收起图纸,将桌子的空间完全留给接下来的聚餐。

“卡米尔!”雷狮出声唤道,少年抬起头,海蓝色的眼睛倒映出他大哥的影子,“过来。”

安迷修看着那个少年从他旁边(佩利怀里)起身,坐到了他对面,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失落。

雷狮把人喊过来了也不看,冷着脸问,“怎么弄的?”

“放学的时候被学校里的小混混追了,干掉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一起摔进了一个路边施工的水坑里。”卡米尔老老实实的回答。“这种样子回家不太方便,所以先来了大哥这里……”

“吃亏了没?”

“没有,五个人被我废了三个。”

“那就好,下次小心一点。”

“嗯……”

安迷修坐在对面越听越不对劲,恶党不愧是恶党,这样教坏小孩子的吗?这崽子看上去这么乖,打架什么的一定是和他哥学的。不能让雷狮这么带坏祖国的花朵,我得拯救他!

想着安迷修就准备开口,然而此时门铃响了,之前订的外卖到了。

卡米尔下意识的就想起身去开门,被雷狮一把拉了回来。

“干什么,裤子都没穿就想去开门?”雷狮不爽道。“安迷修,你去。”

安迷修瞟一眼卡米尔露在外面的双腿,平时自己围个浴巾就敢给人开门,对弟弟倒是挺宝贝的,不过换做是自己似乎也一样。

吃过饭后,安迷修也没着急走,顶着帕洛斯和佩利两人诡异的目光一杯白开水喝了半小时。而卧室里面,卡米尔和雷狮一边说着话一边换上自己洗完烘干后的衣服。

雷狮坐在床边看着他一件一件仔仔细细将校服穿好,抹平褶皱,确保看不出一点异样。卡米尔上的是他毕业的那所高中,姑且也算个贵族学校,曾经他觉得累赘无比,还各种束缚的校服,在卡米尔身上却很合适,小孩儿乖乖的样子像个教养良好的小少爷。

“大哥?”卡米尔系好领结,疑惑的看向坐在床边一直没开口的雷狮,他的大哥坐在床沿,紫色的眼眸中晦暗的情绪在其中沉沉浮浮,但他沉默不语。

半响,他开口,“宅子里,情况怎么样?”

沉默了一下,卡米尔回答,“还是老样子,爷爷去山庄休养了,宅子里一般也就我和大少爷两个人会在。”

“……”雷狮站起身,走到卡米尔身边,“最近…自己小心些,我会有点忙。”

“嗯。”卡米尔点点头,“那么大哥,我先回去了。”

刚转身,手便被拉住了,接着一股力道袭来,卡米尔落入了一个稍带酒味的怀抱中。

“大哥……”卡米尔想抬头看看雷狮,却被雷狮托着脑袋摁在了自己怀里,他感觉他大哥在自己的头顶蹭了蹭,然后落下了一个轻如鸿毛的吻。

几秒后,雷狮放开了他,“回去自己小心点,我就不送你了。”

“……嗯。”

卧室的门没关,从客厅可以稍微看到点里面的情形,安迷修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也可能……他有那么一点点……好吧,是很想和那个小少年说上话。

帕洛斯和佩利收拾完残局拎着垃圾就走了,剩下他一个人厚着面皮坐在客厅里继续喝白开水。

目光瞟到房内,安迷修忽然怔住了,那对兄弟抱在了一起?不对,这么说也不准确,雷狮抱住了他弟弟还挑衅的吻了一下卡米尔的头顶。

对方那眼神仿佛在说,这是我的宝贝,才不给你。

“……”这对兄弟感情是不是太好了?

看两人走了出来,卡米尔似乎是要回家的样子,安迷修决定起身告辞。

电梯里一阵沉默,安迷修有些紧张的东张西望,一会儿看看电梯顶部的灯,一会儿看看楼层数,一会儿又盯着自己的鞋,如果他不刻意掩饰看向卡米尔的目光的话,卡米尔或许还高兴跟他打听些事情。

大哥的这位朋友看上去有点傻,跟他合作真的没问题吗?很糟糕的初印象,嫌弃里带着些许担忧。

时间不过刚过九点,卡米尔还不想回家,作业早在学校就写完了,可是大哥这边暂时不方便去了,那么现在该干嘛呢?

走在路边,卡米尔趴在河边的栏杆上想事情,完全没注意到一边偷偷摸摸跟着的人。

“那个……”安迷修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雷狮没给他们做相互的介绍,他对少年的了解也仅仅在于知道名字罢了。

卡米尔疑惑的转头,这个刚刚被他嫌弃有点傻的大哥的朋友正骑着一个看起来颇为中二的机车上,摆了个挺酷的姿势。

索性,先自我介绍吧。“在下安迷修,今年20岁,凹凸大学医学部大三……”

“我知道。”话还没说完,卡米尔止住他,“你是大哥的朋友,安迷修,医学部大三,宿舍号三舍2506和大哥一间,成绩优秀,在校外有家自己的酒吧。”

无视人震惊的表情,卡米尔垂下眼眸,“大哥身边有些事情我还是知道的,你不用自我介绍,所以,还有什么事吗?”

“……”安迷修花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安迷修拍拍自己的宝贝机车。

虽然首战遭遇滑铁卢,但安迷修还是信心满满的发出邀请。

然后又被拒绝了。

“不用,我暂时……还不想回去……”

那个少年凝视着倒映着月光的水面,轻声说。

“那……要来我家坐坐吗?”




【别说雷狮那篇了,我连这篇都没赶完……属于自己的时间太少了啊……希望国庆前有空让我写完它……】

评论(1)
热度(93)

© TEN_辰列 | Powered by LOFTER